7月1日,中国足协官方宣布,新赛季中超联赛将于7月25日正式开赛,比赛分别在大连和苏州赛区进行。目前中国足协只公布了开赛日期,具体赛程安排以及防疫细节均未公布。

据此前多家国内媒体报道,中超16支球队将分为两组,A组是广州恒大、江苏苏宁、山东鲁能、河南建业、大连人、广州富力、上海申花和深圳佳兆业;B组球队有北京国安,上海上港、武汉卓尔、天津泰达、重庆当代、河北华夏幸福、青岛黄海和石家庄永昌。A组将在大连比赛,B组在苏州进行比赛。

根据规定,三级别职业联赛球队在上述三个转会窗内,累计可转入无年龄限制的球员不超过5人,满足一下条件者可不占用国内球员转会名额:1.转入的国内球员系21岁以下(1999年1月1日后出生);2.国内球员转入时虽年满21岁,但该球员在21周岁之前曾在该转入俱乐部注册;3.国内球员从其他国际足联会员协会转会回国内,该球员曾在该转入俱乐部注册;4.解散俱乐部球员,不占用俱乐部内援转会名额,且没有数量限制。

前两个转会窗中,中超俱乐部累计注册外援不超过6人次,三次转会窗,中超俱乐部累计注册外援人次不超过7次。

在球员注册方面,原则上中超俱乐部要在7月10日之前完成不涉及转会球员的注册工作,7月24日前完成这季转会球员的注册,如有特殊情况,可在7月24日至29日期间,申请办理注册,但累计不超过6人次。

根据张文宏医生在接受CGTN时所言,中超复赛的前提是病例接近清零,北京存在的病毒仍有传播风险,这也让中超高层产生了一定的担忧。足协高层曾就足球赛事开打与篮协主席姚明做过沟通,得出的结论是中超开赛的复杂程度远超CBA。CBA在停摆前常规赛程已经过半,而中超面对的是完整赛季的启动,考虑到亚冠和40强赛等洲际比赛的要求,中超在赛程设计上存在着更多障碍。

从5月开始,中超联赛的比赛方案一直处于变动之中,从双循环淘汰赛到赛会制,甚至是集中一地的世界杯模式,随着时间的推移,比赛轮次不停缩减,甚至有更悲观的论调,2020赛季的职业联赛面临着取消的可能。

5月13日,从中国足协联席会议上传出的消息是中超将在6月27日开幕,当时出台的蛇形分组、双循环交叉淘汰赛的赛制将原本30轮的赛程砍去1/3,每支球队最终只需踢20场比赛就能决出最后的排名。

然而第二阶段以淘汰赛定生死的模式太过简单粗暴,遭到了不少球队的反对。在当时的时间点上,俱乐部还是希望去杯赛化,尽可能碰到更多对手,通过相互积分完成赛季。南都体育记者丰臻报道称,当时筹备组提出了第二个方案,将第二阶段的交叉淘汰赛改为分组循环赛,如此一来比赛轮次将会增加到22轮。

然而这一方案在两天之后就被否决。《体坛周报》报道称,更高一级的管理部门要求中国足协拿出更细化和成熟的方案。5月17日,德甲成为五大联赛中第一个复赛的联赛,德甲的一举一动也吸引着足球世界的目光。中超自然也不例外,在第一版复赛方案被否决后,中超拿到了德甲多达40页的复赛细则,并且参考近邻韩国K联赛的经验,准备对复赛方案做进一步修改。

方案被否决,意味着联赛开始的时间将会延后,原本期待中的6月27日自然已无可能。足协制定方案、上级部门审议都需要时间,即便确定了联赛开始日期,中超还将会增加三周的转会窗。如此一来,7月中旬又称为新的复赛节点。

肆客足球记者苗原和PP体育均曝出中超可能采取赛会制的方案,同时分组形式也将改变,16支球队将会分为四个小组,以小组赛+淘汰赛的形式完成联赛。报道称4个小组将分别在香河基地、红塔基地、鲁能足校和海埂基地进行比赛。

根据《北京青年报》的报道,在当时赛会制比赛只是足协内部讨论中提及,也不是足协主推的方案,只是在赛程遭遇严重压缩后被迫启用的“下下策”。

5月29日,5月29日,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关于恢复体育赛事活动的指导意见,意见中提到,中超联赛、CBA等职业体育赛事,需要单独制定恢复工作方案,经过审核评估后实施。这一意见也给中超复赛定了调,只要方案通过审核,就可以开启新赛季。

此时,虽然开赛日期始终难产,但各俱乐部已经提前开始做起了准备。此前被挡在国门之外的外援和外教成为他们运作的重点。

最早回到国内的是大连人主帅贝尼特斯和三名外援。他们向驻外使领馆重新申办了签证,乘坐商务包机从瑞典斯德哥尔摩起飞,与6月13日飞抵中国。由于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大连方面并没有对此多做回应,只是说贝尼特斯一行人的回国,合理合法。

三天后,广州恒大外援保利尼奥也飞回中国,将在14天隔离后与球队汇合。据白国华报道,恒大为保利尼奥的回国,需要先准备好相关材料,得到省一级批复后再向大使馆申请签证,此外还需要申请航线,前后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根据《南都体育》报道,6月上旬,足协选定了上海和广州两座城市作为赛会制比赛的赛区,并且派出了高层前往两地考察。

按照足协的内部要求,承办比赛的赛区必须拥有“4+1”个比赛场,即4个正式和1个备选的比赛场;必须拥有“8+2”块训练场和8个完全符合条件的封闭管理酒店。能够满足这类要求的城市。为了确保防疫和安全,能够满足以上条件的城市并不多。拥有虹口、金山和深源体育场的上海,由于八万人体育场正在修缮期间,因此临近的苏州也被选为联合承办城市。

不过一旦决定以赛会制方式比赛,可以肯定的是赛程将会进一步缩水。第一阶段小组内8支球队单循环进行7场比赛,第二阶段比赛数量也不会超过7场,相比完整的30轮联赛,赛程缩水达到50%。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上海和广州两个赛区的方案还没能持续两周,北京疫情的二次爆发再度打乱了足协的计划。北京拥有两家中超球队,在疫情尚未可知的情况下,这两家球队离京也会有一定的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足协必须要考虑进一步压缩赛程。

由于大城市防疫压力较大,有关部门否决了在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举办比赛的可能性,足协不得不再次选址,而各地对于北京交通的管制也给足协外出考察带来了不便。

最早曝出的改变方案是以完全单循环的模式,16支球队不分组集中一地进行比赛。原本作为上海赛区的协助城市苏州成为了候选。苏州目前有三块球场可以承办中超级别赛事,分别是苏州体育中心、苏州奥体中心和昆山体育中心,作为江苏经济最发达城市,苏州的接待能力也完全够格。

15轮联赛,保证每支球队可以与其他所有球队交手,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公平性。同时根据马德兴报道,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初步定在10月和11月进行,即便8月复赛,三个月的时间也足以完成赛会制比赛,这样的安排也有利于国家队参加世界杯预选赛。

此外据《新快报》报道,足协甚至还准备了托底的赛程,16支球队分成4组,先进行双循环小组赛,再进行两回合淘汰赛,如此一来只需要12轮比赛就可以完成。然而联赛变成彻底的杯赛,对于转播商、赞助商的损失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不过根据多家媒体报道,最终足协上报的方案是在苏州和大连两座城市,按照此前蛇形分组的形式进行赛会制比赛。先进行双循环的小组赛,第二阶段再进行淘汰赛。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