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哈姆的第一份NBA主教练工作,便是执教队史拿下过17座冠军奖杯的湖人,一支一直梦想着再次问鼎总冠军的队伍。湖人目前的阵容里有能纳入历史最伟大球员讨论的詹姆斯,受到伤病困扰的球星戴维斯以及苦苦挣扎的球星威少。第一年上任就面临如此压力的新人主教练并不多,考虑到哈姆曾面临过濒临死亡的情况、亲人的痛苦离去,以及从落选秀到赢得NBA总冠军过程克服的磨难,哈姆恭敬地表示,执教湖人的压力并没有吓到他。48岁的哈姆近期接受Andscape的采访时说:“这不算什么压力,我的人生经历了太多。当人们和我谈论压力的时候,我想说自己曾经差点被杀掉,所以我明白真正的挑战是什么。我不想去谈论期望,事物的发展规律更加重要。我了解这支球队的规律,我接受它,全盘接受。”

哈姆在和Andscape的采访中谈到了自己在密歇根州萨吉诺成长期间的生死经历,在他决定不参加空军后篮球如何改变了他的生活,从落选秀到总冠军、黑人教练的处境、NBA的高管和老板、执教詹姆斯、戴维斯的关键之处以及对于威少的下一步计划等话题。

哈姆:我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我只是告诉湖人管理层“这些球员需要接受指导,需要严格训练。”我整个面试过程都围绕三个词展开,这也是我相信的,成就我的,以及能带领湖人继续前进的三个词,就是竞争、团结和责任。无意冒犯那些战绩垫底的队伍,但我的确不是来自那里,我来自一个近期夺冠的队伍(雄鹿),知道做什么事是正确的。

2008年你作为发展联盟的助理教练开启了你的教练生涯,在阿尔伯克基雷鸟队。作为一名前NBA球员,却要从发展联盟助理教练开始做起,你是如何说服自己的?

哈姆:2007-08赛季我去了阿尔伯克基,身份就像球员兼教练,经常和球员们一起训练,那时候球队的主教练是杰夫-卢兰德。第二年,一位叫约翰-科菲诺的教练接手了我的工作,我升为首席助教,迪恩-加勒特也加入了我们团队。之后一年,我还是助理教练,偶尔有机会在几场比赛里担任临时主教练。我在那里的最后一年,也就是2010-11赛季,我已经成为了球队的主教练兼总经理。

我从来都没有出色到需要说服自己的地步,我得到的一切都来自于泥泞。如果你去谷歌一下我的家乡——萨吉诺东部,那里有多危险。我中枪的那天是1988年4月5日,14岁的我在离家不到一个街区的地方被枪击了。在那种环境下长大,多亏我伟大的父母。妈妈是个教师,爸爸在通用汽车工作。虽然我们家并不富有,但也不缺衣少食,生活所需的东西都有。我没有那些无聊的自尊心,自以为是的人终究会失败。

哈姆:89年的夏天,一个关系非常亲密的发小——扎卡-尤厄尔被杀害了,被短管霰弹枪击中6枪,我们关系好到能穿一条裤子。你能想象15岁的我要做好兄弟的抬棺人是什么感受吗?戴上白手套,坐在教堂里,把棺材从教堂抬到灵车上送往墓地,亲眼目睹兄弟下葬。这是我人生的至暗时刻,永远地改变了我。我另一个朋友特伦斯-马驰,住在隔壁街区,同样被枪杀了。与此同时,班里一位叫埃尔顿-西蒙斯的也没来上学,他的座位突然就空了,大家都在纳闷的时候,得知了昨晚他中枪离世的消息。

哈姆:我的父母非常伟大,同时我也渴望更好的生活,我想离开那里,我想要去旅行,想去看看这个世界。上帝救过我的命,于是我想尝试一些不同的事情,看看不同的世界。

哈姆:右边下巴的位置,医生从我脖子左侧取出了子弹。事实上刚听到枪声时,我还朝枪声传来的方向看了看是谁开的枪。当时我的哥哥德罗尼-特纳开车载着我,很不巧我们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正准备要左转再右拐进入我们住的街区,那里就发生了枪战。那是1988年4月5日,我中枪了。本来只是和哥哥去买个披萨,回家的路上就看到人们四散而逃。大约有三个或四个人在开枪,我望向枪声传来的方向一眼就准备躲起来,子弹还是打中了我的下巴。我很确定,如果我没有看到枪声传来的方向,现在就没有机会和你面对面说话了。

大学时期你去了一个科罗拉多州拉琼塔的小镇上奥特罗专科学校,离你的家乡萨吉诺很远,当时的你别无选择吗?

哈姆:我试图远离这个糟糕的地方,每当我回到萨吉诺,都会想起不好的回忆。我高中只打了一年篮球,那个说服我打篮球,将我带进篮球世界的兄弟——罗德尼-奥尔斯顿,也已经不在了。我小时候是踢足球长大的,后来因为成绩下滑爸爸就不让我踢了。之后,我便开始参加篮球城市联赛和城市周围的教堂联赛。

哈姆:我爸爸和他的两个兄弟都是空军,以及我的叔叔也在军队服役。所以我也口头承诺加入空军,但是爸爸希望我去读大学。如果没有读大学的机会,那么再试试加入军队。于是我的教练马歇尔-托马斯向一位来自奥特罗的人引荐了我,虽然我只有一年高中篮球经验,但是我得到了这个机会,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离开了萨吉诺,那里几乎都是黑人,我那个高中大约有1000个学生,大部分都是拉丁美洲人,白人只有极少一部分。

1996年的选秀大会或许是联盟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届,你那年参选了但没被选中吧,关于那时候的事情还记得什么?

哈姆:我从来没想过会被选中,当时的我只是找个机会去别的地方打球,可能是夏季联赛或其他什么的。1996年5月从德克萨斯理工大学毕业后,我加入了美国篮球联盟的杰克逊维尔梭鱼队,在那里我有机会与传奇拳击手小罗伊-琼斯一起打篮球。要去参加NBA夏季联赛的球员会提前来这里打球,适应职业比赛,了解NBA是如何打球的。大概打了14、15场比赛,我被交易到了佛罗里达大鲨鱼队,教练是埃里克-穆塞尔曼。后来成为湖人助教的菲尔-汉迪那时候是我在大鲨鱼的队友,最后我们一起拿下了冠军,击败了大西洋城的海鸥队,在大西洋城狂欢了一整夜。

1996年10月1日掘金签下自由球员的你,从此你进入了NBA,你是如何实现的?

哈姆:有一个人了解我的经历和故事后,喜欢我理解我,他就是我在掘金和奇才时的教练伯尼-比克斯塔夫。如果我没有努力打球,没有在场上做正确的事情,对待比赛不够真诚了,他就会狠狠踢我的。时至今日,我们还在保持交流,关系和家人一样,正是这样的人帮我的职业生涯定下基调。

效力掘金、步行者、奇才、老鹰和活塞期间,你打了417场NBA比赛,场均2.7分2.3篮板。你总是能接受球队给你的角色球员定位并全力以赴,即使是垃圾时间,时常会有精彩的扣篮或盖帽镜头。当你只有有限的上场时间时,是如何保证自己拿出110%的状态?

哈姆:我想要给人们留下高光表现,想要封盖别人的出手,想要抢下关键篮板,完成令人印象深刻的终结。可能我有些队友会看我不爽,因为我在他们认为的垃圾时间里得到上场时间,却一副斗志满满的样子,就像“哟,这TM可是NBA,哥们,没有任何时间是垃圾时间,能站在球场上永远都是好机会。”

哈姆:时刻做好准备。你不能被数据所困,需要在上场的短时间内为球队做出贡献。我可能会在一节比赛快结束时上场,或者是比赛要结束了上场防守,我得时刻关注比赛,知道球队在打什么战术。我要学会避免犯规,避免失误,在自己该做的事情上保持侵略性。所以,只要理解这一点,就能成为一名优秀的队友。学会如何与人相处,每天在健身房给大家带来能量,这就是一名出色的职业球员。执教过我的教练,伯尼、乔治-卡尔、拉里-布朗、朗-克鲁格和特里-斯托茨,他们都知道我始终在努力,能给球队带来正能量。

哈姆:那是当然,有时候球队领先30分我也会感到困扰。这时候会派上那些平时得不到机会表现的孩子们,没有得到外界认可。有的球迷就会认为,“我们都已经领先30分了,还这么努力下快攻干嘛!”总有人在某些地方看球时讽刺他们,优势那么大还打得那么拼。好吧,领先对面30分不是我们的问题,对方应该准备得更充分打得更好一点,我有什么资格要求那些只有在这种时刻得到机会的孩子们别打那么拼,这可是他们一直等待的机会。我理解所有体育精神之类的东西,但关于优势大该放水这一点我不理解。

哈姆:效力家乡球队,以一个萨吉诺孩子的身份拿到了总冠军,对我而言意味着全世界。

2011-12赛季你开始担任NBA的助理教练,第一次面试是什么时候?获得第一份主教练工作(湖人)的过程中,有没有让你失望的时刻?

哈姆:2018年我离开老鹰后参加了第一次面试,当时特拉维斯-施伦克接手了老鹰。第一面试并不是正式的那种,因为我和雄鹿主教练布登霍尔泽关系很好,当时觉得他们不会雇佣我。主教练的工作面试过老鹰、凯尔特人、奇才、国王、黄蜂和湖人。虽然很多球队最终放弃了我,但是我从来没有对自己失望过,因为在我看来,我正和联盟里最优秀的教练一起工作。的确波波维奇以及其他一些主教练也很棒,但是我认为布登霍尔泽是最优秀的,他的执教方式很有战术素养。和球员打交道的方式也好,照顾好队内球员,保证他们的健康也好,布登霍尔泽做得都很棒。我进入过步行者、公牛、奇才、凯尔特人、黄蜂和湖人主教练岗位的决赛圈,当湖人选择了我之后,其他球队才会反应过来他们错过了什么。

2021年2月森林狼解雇了球队主教练莱恩-桑德斯,并没有提拔时任助理主教练的非裔美国人大卫-范特普尔,反而从组织外聘请了克里斯-芬奇。范特普尔的事情引发了一场关于NBA缺少黑人主教练的讨论风暴,但是2021年夏天被聘用的八位NBA主教练里有七位是黑人。如今全联盟30位主教练里有15位是黑人,你对这些变化有什么看法?

哈姆:无论谁从事人事工作都应该具备多元化的思路,和人打交道的工作本就需要这样,否则你的视野一定存在狭隘的地方。正如你看到的那样,事情正往好的方向发展,我希望这只是个开始,除了教练岗位还有总经理、球队股东,都应该向医疗组和训练师团队的多元化看齐。我认为范特普尔是牺牲品,他的牺牲换来了值得让我们庆祝的事情,看看范特普尔经历了些什么,联盟应该回过头来看看。我曾经和沃顿(前湖人和国王主教练)开过一个玩笑,每当我找工作碰壁的时候,就会跟沃顿说,如果你拿着我的简历,或者我是个白人,我是卢克-沃顿,那我估计正在从事第二份或第三份工作了。这很现实,很高兴看到联盟站在教练的角度做出了改变。

联盟还有一种趋势,聘请非裔美国人的前NBA球员担任主教练,你是怎么看的?

哈姆:这是具备相关性的,联盟如今这些球员们需要一位长相、说话和口音都像他们的人来执教他们,这样更加亲切。我的看法是,无论肤色和性别,只要你足够坦诚和真实,就能和他人建立起联系顺利交流。NBA职业球员的经历对于执教的帮助很大,这也是我能带给湖人的部分帮助。

哈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的球员。看到詹姆斯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很高兴也很感激。他正在向那些孩子们展示如何真正地取得成功,以一种优雅且真实的方式。他来自俄亥俄州阿克伦,我来自密歇根州萨吉诺,两个地方的共性很多,这是我们能产生共鸣的点。看到他对自我的提升,看到他如何处理各种压力和外界的期待,看到他场上和场下的为人处世,他的确是独一无二的。

哈姆:我们都很注重原则,找到帮助彼此的办法。尽量让一切沟通简单化,我会重复那三个词——竞争、团结和责任,直到他们耳朵听出来老茧。不光是詹姆斯,这是让我们所有人步调保持一致的办法。

哈姆:关于戴维斯,我想说他是湖人最关键的因素,我期待他新赛季有精彩的表现。我知道我们的比赛方式会让他受益,我们需要照顾并确保他的健康,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的,将当初隔离赛季的戴维斯带回来。如果没有好状态的戴维斯,肯定是行不通的。

哈姆:我早早地和威少进行了互动,私下面谈、共进晚餐、发短信打电话,我爱这个家伙。只是他做的一些事,那样的态度很容易得罪人,很容易引来仇恨。对我而言,我有一个花了很多心思的计划,一个关于如何使用他的明确计划。我当面拿给他看,向他展示了我的成果,我认为他将会焕发新的活力。我们不会试图削弱他这种能量,只是让其更加全面,重新定位。

哈姆:还会是首发,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打球方式,他也是我们希望出现在场上的那种球员,这是最关键的。

哈姆:我会宣扬大家做好每天该做的事情,如果你没有专注于日常工作,冠军戒指和旗帜是不会从天而降的。专注于每一天,而不是像走流程一样,训练营、常规赛、季后赛,整天像梦游一样就能夺冠了?赢球的习惯是一天天培养起来的,如何充分休息,如何照顾好自己身体,养成好的睡眠习惯,保持锻炼,积极恢复,勤看录像,高效训练。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来反思总结一下,什么时候该做点其他事冷静一下。比如经历了三连败,与其闷头训练不如组织参观参观非裔美国人博物馆之类的。知道如何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取得平衡,总冠军可不是每天挂在嘴上就行的,说多了自己都会烦,你必须付诸行动。

你提到的带全队参观非裔美国人博物馆,你是否认为场外建立起友情对团队很重要?

哈姆:本赛季我们将会做一些触发球员天性的事情,而不是整天在训练馆里扮演一位职业球员。我们在乎一种让球员全面发展,取得身心平衡的心态。作为NBA球员,其实很容易心理上处在一种“隔离”的状态,和社会脱节,我不希望这样。

哈姆:首先最重要的是敬畏上帝,上帝面前我们每个人都一样,不要觉得身边的任何人比你好或比你差,能区分我们的只有性别和能量。如果总是消极的态度,你会觉得全世界都在和你作对,无论做什么都得不到好结果。保持积极的话就不一样了,每天醒来我都会感恩,睁开眼睛呼吸第一口新鲜空气就让我觉得自己是个赢家了。我知道有很多爱我的人,想看到如今的我,和我一起庆祝享受这份喜悦,但是他们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很难过,我能走到今天离不开那些优秀的特别的人对我的帮助,可惜他们都不在了。所以我说,每天醒来我都会感恩,睁开眼睛呼吸第一口新鲜空气就让我觉得自己是个赢家了。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