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贤于材人远矣。卒之为众人,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

世界足坛从不缺少年少成名的天才,但总有些天才没能承载起万众的期待,最终泯然众人。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上,同样不乏天赋异禀、却因种种原因未能兑现潜力的伤仲永。

1983年世青赛,是中国足球重返国际足联大家庭后第一次参加世界性的比赛。正是在这届大赛上,“海豹”李华筠的名字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时年20岁的他与罗马里奥、范巴斯滕等后来的足坛传奇一起被称为“世界6大希望之星”。

与许多从小踢球的孩子不同,直到14岁李华筠才开始接受正规的足球训练,进步神速的他短短四年便完成了从业余体校到省青年队再到国字号球队的飞跃。

墨西哥世青赛,重回国际舞台的中国与阿根廷、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同分一组。尽管缺乏经验的国青1胜2负遗憾出局,但他们面对强敌不落下风的表现赢得了FIFA主席阿维兰热的赞许。作为右边锋的李华筠的速度、突破与冲击力给人们留下了印象的深刻,则将他列为“赛事6大新星”之一。

关于这一评选最广为人知的版本是:荷兰的范巴斯滕,巴西的罗马里奥、贝贝托,前苏联的普罗塔索夫、米哈伊利琴科和中国的李华筠。此外,坊间还流传着巴斯滕、贝贝托、李华筠、加布里奇(阿根廷)、纳姆齐克(波兰)、申连浩(韩国)的另一版本。由于年代较远,两种说法的权威性难以考证,但外界对李华筠潜力的认可却是既定事实。

当时,墨西哥当地俱乐部找到李华筠希望将其签下,但后者因为领导的一句“国家更需要你”婉拒了邀约。讽刺的是,这支深受球迷喜爱的队伍却在回国后就地解散。

1984亚洲杯,中国队一路高歌斩获亚军。半决赛,李华筠单骑闯关加时绝杀科威特缔造经典一幕。这一年,21岁的他获得了“全国十佳运动员”的提名。

两年后,机遇于再次降临。1986年,德甲不莱梅访华,临时被抽调到大连队的李华筠在与前者的友谊赛中大放异彩,当时的不莱梅主帅雷哈格尔当即相中了这名边路快马,开始积极运作李华筠的转会。

李华筠本有可能成为第一位登陆欧洲顶级联赛的中国球员,但却因为一纸“28岁以下球员禁止转会国外”的规定而化为泡影,而这,也成了他由盛转衰的分水岭。

李华筠清楚,那个年代的体制下,很多东西不能打破,他真的没有办法再走出去了。

上世纪80年代,中国足球的职业化道路仍未开启。业余的场地设施、野蛮的比赛环境、落后的医疗条件同样是摆在国内球员面前的难题。1987年,李华筠在随国家队拉练期间膝盖严重受伤,一年后,心灰意冷的他第一次宣布退役。

原本,李华筠已经收到了东北财经大学的录取通知,但地方领导却在此时找上了门,要求他回到球队继续为家乡做贡献。出于感恩李华筠服从了安排,代表辽宁队又踢了两年比赛。1990年,当李华筠再想要回到大学深造时,学校却以两年没来上课为由拒绝了他的申请。

就这样,没文凭、没有谋生技能的李华筠不得以去到低级联赛甚至企业队踢球维持生计。

生不逢时,这便是李华筠足球生涯最好的注解,体制的束缚与领导的意志始终左右着他的人生。事实上,那个年代里的很多中国运动员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旧的体制培养了他们却又将他们抛弃,李华筠不过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牺牲品。”

此外,李华筠的真实年龄同样存在不少争议。若干年后,老李直言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在那个命令式改龄如同家常便饭的年代替儿子改小年龄,导致颇具天赋的儿子一路吃亏、没法参加各年龄段的比赛,最终不得不放弃踢球、回到学校读书。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